新余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共服务 - 国企改革

当前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趋势与建议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 字体:[

近期有关央企混改的话题再度升温。事情是从中国联通4月5日发布公告开始的,中国联通集团筹划并推进开展与混改有关的重大事项。与此同时,包括石油、电力、民航等领域多家试点央企也都纷纷上报各自混改方案,动作不少,有春来乱花迷人眼的感觉。很多原本门槛较高的行业正在准备逐步向非国有资本敞开,对2017年的国企改革,给我们提供很多想象的空间。

过了一周,国家发改委在13日透露,第二批10家试点企业名单已经由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审议确定,其中9家企业已正式上报试点方案。发改委刚刚上任的新闻发言人严鹏程透露,试点方案将在近期批复实施,预计年内将取得阶段性进展。同时,混改第三批试点的遴选工作已经着手启动。据悉,第一批10家试点企业的方案已基本批复,发改委正在指导试点企业有序实施,有望年内取得实质性进展和突破。这些消息很快地被媒体发现并且发酵起来了。

现在,我从13个方面归纳并陈述自己的看法,包括个人的建议。先从现象方面分析,再从领导角度提些建议。

从布局分析,垄断行业混改已成为2017年国企改革重点突破口。2017年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将围绕“统筹推进、重点突破”八个字推进,第一个层次是在国企改革突破,第二个层次是在混合所有制改革突破,第三个层次是在具有垄断特征的国企改革突破。显然,混改已成为2017年国企改革重点突破的方向。建议改革具体化,不要笼统地大讲特讲,具体的不讲少讲。嘴上是脱胎换骨,脚下是半步不挪。

从部门分析,发改委走到改革前台。国资委的名字是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发改委是发展改革委员会,定位不同,国资委主抓对改革的监督管理,发改委主抓改革。所以国资委习惯抓“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也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国资委比较谦虚,搞了混改试点三年了,成果一直没有公布。其实,中国建材、中国医药混改经验在试点前就很成熟了,五年前,我就写过六篇评论中国建材的经验,当时是全国最好的经验。一试点,金屋藏娇,反而沉默了。我认为,中国建材的经验在现在仍然是最好的,不应该被冷藏。现在发改委多抓,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今年,国资委主抓混改改革的重点似乎放在资本证券化和公司上市方面。而中国联通掀起了垄断行业混改的新风是发改委牵头组织的。我们可以看出是谁来抓,抓法自然有差异。不过,央企毕竟是国资委管,下一步矛盾必然会有的,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怎么协调,将决定快慢。

从批次分析,一二三批依次铺开。第一批九家混改试点的方案已基本批复,有望年内取得实质性进展和突破;第二批十家试点企业名单已经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审议确定,其中九家企业已正式报来试点方案,拟近期批复实施,预计年内将取得阶段性进展;第三批试点的遴选工作已经着手启动。建议依次进行,公开进行,依法进行,不拖拉,不懈怠,不停步。

从顺序来看,先抓体制改革,后抓所有制改革。大家很关心石油天然气,因为他们重点是体制改革,动作很大,这也是正确的。建议体制改革与所有制改革同步进行,不要等。

从项目来看,可操作性特征明显。公布的范围都是项目,这是发改委特色。涉及配售电、电力装备、高速铁路、铁路装备、航空物流、民航信息服务、基础电信、国防军工、重要商品、金融等重点领域。例如,从事“民航信息服务”的央企主要就是中国民航信息集团公司,旗下有港股公司中国民航信息网络。

从行业分析,进了核心领域。前两批共19家试点企业,涉及垄断行业、金融等重点领域,特别是军工领域较多,有7家企业。是进了核心领域,动了奶酪,成功了,也就是国企改革的成功,有震动。

从代表性看,有行业牵引作用。公布的是本行业的代表企业或领军企业,具有典型性,在这些企业开展混改试点影响大。

从分类来看,企业自己很到位。譬如,军工混改当前主要集中在纯民品和竞争性较强的领域,非核心军品领域有望逐步引入混改,但仍需时间,核心军品领域目前不太可能混改;从改革层面来看,主要为集团旗下的二级或以下企业,集团层面混改短期内还不太现实。

从混合模式看,将会各有特色。包括民企入股国企、国企入股民企、中央企业与地方国企混合、国企与外资混合、PPP模式等。建议适合什么搞什么,不要限制在“上市”一种模式。股权结构看,也将发生质的变化。有的从国有独资改为国有绝对控股,有的从国有绝对控股改为国有相对控股,有的探索国家特殊管理股制度。

从步骤来看, 首批试点进入“施工期”。随着第一批混改试点方案得到批复,相关企业混改将进入施工期。在目前已确定的六家央企试点,即中船集团、联通集团、东航集团、南方电网、哈电集团、中国核建等,已经能够看到不同程度的改革进展。

从时间来看,有个具体目标。国资委的试点,没有时间概念,试了三年没结果,还觉得自己不慢。而发改委自己定了时间。发改委宣布试点方案将在近期批复实施,预计年内将取得阶段性进展。同时,混改第三批试点的遴选工作已经着手启动。看来,有望年内取得实质性进展和突破。如果完不成,自己就被动了。建议发改委能卓有成效地推进混改试点。

从目标来看,一是活力,二是扩大国有资本的带动力。进一步激发企业的内生动力与企业活力,打破老国企大锅饭和论资排辈的弊端,引入市场化机制,干部能上能下、员工多劳多得,并且回报不受岗级限制、不再是铁饭碗,实行末位淘汰,加快行业创新转型,同时国企扩容,进一步做强做大做优国有企业。现在混改在覆盖面上已有相当的广度和宽度,接下来需要继续深化混改的深度,如重视优化股权结构、完善公司治理与市场化经营等。建议,把增强活力放在混改第一位。如果把防止流失放在第一位,这个事就没法干了。先动起来再管,不能管得干不起来。

从套路来看,让企业有主动权。我感到吃惊的是,央企混改“排队”入场的19家试点企业,谁家计划是什么,重点在哪,道道似乎都被记者找到了,几乎公开化了。显然,这场改革在换了套路,让企业充分发挥主动性,企业似乎成了改革的主人。这是种感觉,我希望这种感觉是正确的,也建议让企业做改革的主人,让企业家在改革中当家做主,不要太保密,因为这是改革。

新时期全面深化改革已经进行快四年了,很多改革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从改革的全局来看,改革落实不力仍然是当前影响全面深化改革工作全局的最突出问题。对于,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搞好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试点,从领导方法上,有几条建议。

一、增强活力为主要目的,以“规制中立”“公平准入”和“平等保护”为突破,真正破除行业垄断,为所有不同所有制的市场主体创造平等、公平竞争的发展环境。下决心打破石化、电力、电信、铁路等领域中央国有企业的垄断,以及在燃气、供水、供热等领域地方国有企业的垄断。

二、遵循国有企业改革工作规律,下放改革权力。调整改革工作策略,以改革目标与评价标准为抓手,取消各项改革试点的审批机制,建立经常性改革试验探索机制,建立严格的督查、问责机制,以期达到确保改革落地的目标。

三,抓好协调,国资委、发改委、财政部、人社部,政出多门,容易政策打架,协调要有力度,不能说说而已。

四、建立允许试错与问责机制,鼓励创新。重大的真正的改革是一个不断试验、探索、甚至“试错”的过程,是一个探索未知并将未知转化为已知的过程。改革要取得成功,通过允许和鼓励基层和群众不断解放思想、敢于探索、勇于试错、敢于突破,来实现的过程。 形成类似上世纪八十年代那种改革争先恐后、敢想敢干、生气蓬勃、波澜壮阔的改革局面。

五,调整改革主体,让企业作改革主体,不再出台或少出台改革方案,改革工作主要抓好落实,务求实现改革突破。 现在,改革的会议多、文件多、方案多、口号多、督查多,口号喊得震天响,但雷声大、雨点小,表面上热热闹闹,实际上改革并无落地,大家几乎都心知肚明,成为常态。原因是政府部门管得太死,企业说了不算。

六、加强对改革的激励机制,解决好改革的动力问题。在加强反腐倡廉制度建设的同时,要重构国企领导干部的保障激励机制。光查问题,没有激励机制,正向力都下去了,就没有人肯下力气了。

七,开门搞改革,不能长期保密。关起门来,别人容易怀疑没干。改革也有个民主与法制的问题,不能少数人改革少数人说了算。

八、抓典型,抓试点经验的推广。现在的政府部门的干部不会抓典型,抓不到点子上,抓的样本,没有故事,尽是文件上的概念,决心让人看不下去,没办法推开。要组织精兵强将抓典型,这是2017年应该见效的事情。